中国制造业优势不可替代 工人素质高产业链完备

  本报记者 李炫旻

  受中美贸易战影响,近几个月来,关于一些公司将制造业从中国转移到东南亚借此规避美国关税的言论引起人们关注。事实是否如此?中美贸易战给中国制造业带来的实际影响究竟有多大?

  部分劳动密集型企业外移

  美国采购中介公司Sourcify的负责人内森·雷斯尼克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近期有很多美国客户正在考虑或者已经把生产线转移到东南亚地区,一部分是因为中国的劳动力成本过高,另一部分考量则是美国对中国进口商品加征25%的关税,这会让从中国出口美国的产品成本变得更昂贵,而企业无法承担这些额外费用。这些转移生产线的公司都是劳动密集型产业,主要集中在工业、消费品和农业领域。6月15日,美国政府发布加征关税的商品清单,将对从中国进口的约500亿美元商品加征25%的关税,其中对约340亿美元商品自2018年7月6日起开始实施加征关税措施。

  雷斯尼克表示,他此前和几十个位于广东、浙江义乌和福建厦门的工厂签订了代工合同,涉及生产首饰、服装、寝具和注入模型。现在他正在把代工地点转移到越南、柬埔寨、印度、泰国、菲律宾的工厂。“在越南,平均每个工人的工资是中国的1/3。所以,中国劳动力成本上涨是生产线外移的主要原因,而中美贸易战则加速了这一趋势,” 雷斯尼克说道。

  另一位从事成衣制造的香港商人吴先生也认为,内地急剧上涨的人力和土地成本是他考虑在东南亚开设新工厂的原因。吴先生在广东的惠州和中山都开设了工厂,现正准备在印度尼西亚或泰国选址建厂。“现在内地的税收优惠减少了,而我在东南亚设厂,人力成本和土地价格都会低很多,”他对《环球时报》表示,作为中国的成衣制造商,中美贸易战对他的影响非常有限,并不是他搬离工厂的主要原因。“一般来说,关税影响的是美国进口商或经销商的利益,他们会把关税成本转嫁给消费者。我们生产商只需要接订单,按时出货就可以了,对我们来说,影响最大的可能是汇率波动。”

  中国转向更自动化生产线

  近期还有一些国内外大型企业正在把工厂从中国迁向其他地区。据香港《南华早报》报道,总部位于香港的嘉里物流已经把生产线从中国内地转向马来西亚。美国《福布斯》杂志报道称,美国玩具制造商孩之宝首席执行官布莱恩·戈德纳7月表示,由于担心可能产生的关税费用,孩之宝未来会把更多工厂转移出中国,并且“不断在全球范围内扩展第三方工厂。”孩之宝旗下拥有彩虹小马、变形金刚、培乐多等7个特许经营品牌。该公司网站上的消息显示,目前其大部分第三方供应商和工厂都在中国。此前有媒体报道,去年2月,孩之宝因中国的劳动力成本上升,正在降低中国工厂生产占总生产量的比例,目标是从当时的88%降至67%。《福布斯》报道称,在过去的几年里,中国一直在转向更加自动化的生产线,低成本制造业正在涌入越南和其他地方。目前,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制造装配线机器人生产商之一。随着中国产品向价值链上游移动,像服装加工这样的传统劳动密集型产业正在离开这个国家。

  《南华早报》引述香港青年工业家协会执行委员会会长陈婉珊的话称,近年来,不少制造商都在讨论把生产线从中国转移出去,但很少有实际行动。而中美不断升级的贸易摩擦更像一个催化剂,让不少生产商开始考虑在越南或马来西亚建第二个工厂。报道称,近几个月来,询问越南地产的客户正在急速攀升。地产咨询公司Ashton Hawks的一位主管表示,中美贸易战后,越南的房地产生意变得更好了。

  东南亚完备产业链需20年

  不过,雷斯尼克强调,中国在供应链和基础设施上的优势,是很多东南亚工厂无法比拟的。“在中国,产业链非常完备。比如你要在广州做服饰,可以到中大瑞纺布匹市场去买原材料,通过顺丰快递在48小时之内就把原料送到工厂进行样本生产,然后批量加工。这已成为标准化操作,非常高效。”他说,现在已经把产业链转移到东南亚的美国公司,虽然享受到便宜的劳动力成本,但很多公司还是要从中国进口原材料,然后在当地加工,这对于他们的供应链来说是个负担。雷斯尼克补充道,在中国,厂家可以从任何地方发货,很快就能出口到美国。而在东南亚国家如越南,到美国的货运路线只有几条,且花费时间更长。

  杭州师范大学体育与健康学院杨明教授对《环球时报》表示,虽然越南等国的代工业日渐兴起,但工人素质较低,生产的东西质量较粗糙,尤其是功能性强、工艺要求较高的产品如高端体育服饰领域无法同中国工厂的生产水平相比。

  飞象网CEO项立刚对《环球时报》表示,虽然东南亚的人工成本平均是中国的1/5, 但“绝不可能”因为美国加税从此所有工厂都转移到东南亚。在有一定技术要求的行业如空气净化器,代工厂既要有生产能力,保证大批量、有质量地出货,还要有一定的资金能力事先垫付生产。同时,代工厂所在城市需要有配套,也就是大量相关产业的上下游供应商,还要有强大的基础设施支持,即从供电、交通到通信,都能保证产品快速运出去,及时交货,赶上市场热点,减少资金占压。“这种产业链是一个复杂庞大的体系,它的形成至少需要20年,还要有稳定的政治和充足的人才做基础。东南亚国家现在并不具备这样的能力,如果都在东南亚生产,很多行业因此增加的负担费用肯定会超过美国征收的25%的关税。” 项立刚说。▲